英雄团长谢晋元是广东好汉(组图)

发布日期:2021-05-28 07:44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同胞们起来!快快赶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1937年8月13日打响的上海淞沪保卫战,粉碎了日军“三天占领上海,三月占领中国”的嚣张狂言。在淞沪保卫战主力部队撤退时,八百壮士奉命死守四行仓库。当时被上海民众所崇拜的八百壮士英雄团长,就是来自广东蕉岭的谢晋元。

  最早记录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一份珍贵史料《八百孤军抗日记》,近日在上海市档案馆被发现,其中披露了当年这场传奇式战斗的许多真实细节。据悉,该史料将在本月30日在《“抗日战争与上海”档案图片实物展》上公开展出。

  记者看到,《八百孤军抗日记》是一本32开的薄本小册子,封面是四行仓库和“八百壮士”团长谢晋元的照片,左上角印有几行字:“余一枪一弹决与倭寇周旋到底。”上海市档案馆副研究馆员张新告诉记者,这一题字是当时谢晋元在战斗中给战地记者曹聚仁留下的笔迹。

  张新表示,这次发现的《八百孤军抗日记》非常重要,因为它记录的时间最早。该书开篇就提到“坚守危楼的八百壮士在这几天引起了全民众的崇拜”,中间还提到“不愿放弃苦守七十五日的闸北领土,故迄今仍留守在新垃圾桥西侧四行堆栈内”,这些表述说明这一史料是战斗打响后第一时间出来的。

  1937年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中国军队被迫抵抗发起淞沪保卫战。在激战两个多月后,中国大部队奉命撤退。10月26日下午,88师师长孙元良给谢晋元下手令,要求“率该团第一营(加强)杨瑞符部,于本晚先在北火车站附近占领掩护阵地,掩护师主力转进后迅速进入四行仓库,固守待命”。

  当时四行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新垃圾桥的西面。苏州河对面的租界的英军担心战火殃及租界,27日早晨5时派军官前来劝说谢晋元撤退,被谢晋元坚决拒绝。英军询问有多少守军,谢晋元为了迷惑敌人,壮大我军声势,便答“八百人”。以后经报纸传出去,守军便被称为“八百壮士”。

  2005年7月20日,谢晋元的儿子谢继民在四行仓库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加强营”并不存在,实际参加战斗的是一个步兵营。当时八百壮士奉命坚守四行仓库有两个目的,一是为掩护我数十万大军的有序撤退;二是死守最后阵地,以期获得国际间的同情和支持。

  对这场激烈的战斗,《八百孤军抗日记》有真实的记录:“二十七日傍午,目击有敌兵三人,各执我平民二人,意气扬扬,行经乌镇桥附近,突见我士兵一人跃出,将前行之二敌击毙,另一敌兵推去其手执之二人,持枪扑去,当被二人奋勇拦住,顷刻间亦为我军击毙……自正午起至三时止,敌军大举向四行储蓄会堆栈进扑,人如潮涌,拟夺门而入,此时我军乃大发机关枪抛手榴弹,敌军被击毙者达六七十人之多……”

  “二十八日拂晓时有敌二十余人,在新垃圾桥苏州河畔……被我军瞥见,即有一军士身上满缚手榴弹,突由楼顶跃下,适堕在该处之敌中,该处敌军十余人尽与烟弹同化乌有。”

  《八百孤军抗日记》写道,“在苏州河南,新闸路上,有几个空隙的地方,可以隔河遥望我军死守的四行栈房,所以自晨至暮,在这一带隔河观望的民众,整日成千累万……”

  谢继民解释说,战争爆发后南岸租界挤进了300多万中国难民,他们有的趴在树上,有的垫块石头,伸长脖子,都想一睹八百壮士杀敌的风采。

  第二天下午5时,敌军的进攻刚被打退不到半个小时,又派出20多人前来进攻。我军再次猛烈扫射,击毙敌人六七人,其余的纷纷逃窜。战斗中二连一名战士上身伸出窗外,大声招呼“日本鬼子,不要跑,快来进攻啊!”敌军见状反而更加害怕,拼命向西逃去。对面隔岸的民众,不禁齐声喝彩。

  由于四行仓库被日军包围,400人要长期坚守吃饭是大问题。谢晋元通过租界的英军发出了求援信。一时间,成群结队的男女老幼捐来大量饼干、面包、罐头、糖果等食物,第101号难民收容所712人毅然绝食一天捐出65元。这些物品通过租界的新垃圾桥在深夜秘密送入四行仓库。

  上海民众送给四行仓库的许多物品中,以41号女童子军杨惠敏的战旗弥足珍贵。当中国旗帜高高飘扬,苏州河南数万观战的民众眼含热泪,齐声高呼。

  在固守4日后,八百壮士奉命向租界撤退,从此被困。团长谢晋元也在1941年4月24日被汉奸杀害。

  半生追寻父亲足迹的谢继民,对八百壮士事迹的点点滴滴早已铭记在心。60多年来,他只能想象父亲的英姿———抗战前夕出生的他,从未见过父亲一面。父亲谢晋元出生于广东省蕉岭县,17岁时前往广州就读国立高等师范学校,后转入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

  谢继民说,1936年父亲亲自护送母亲和三个孩子回到蕉岭老家,他对怀孕的母亲说:“日寇侵华的野心不死,中日之战就要爆发……这场战争将会非常残酷,把你们留在这穷乡僻壤,实在是不得已的事。否则,我便不能安心杀敌……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如是男孩就叫‘继民’,让他继承先辈的优良品格……”

  谈起这段往事,谢继民感慨万千,他表示,当年的八百壮士英勇奋战的四行仓库成为既灭敌人威风又展现中国军人英雄形象的大舞台,成为鼓舞上海人民团结抗敌的大课堂,450万上海人正是从八百壮士身上看到了不怕牺牲、奋起抗战,最后战胜日寇的希望。

  大火熊熊、烈焰腾天的四行仓库记载着“八百壮士”抵御外来侵略的悲壮故事。

  扼守四行仓库唯一健在的八百壮士之一杨养正,不久前重返这一曾与侵华日军浴血奋战四天五夜的故地。7月20日晚,本报记者拨通了老人在重庆南岸区家的电话,带着浓浓的湖北随州口音,这位91岁的老战士向记者回忆起当年的几个片断———

  “当时我是524团1营1连1排排长,10月30日我们固守的最后一天,在数架敌机掩护下,日军用小钢炮、平射炮及机关枪不断向四行仓库射击,战斗一直打到天黑,我们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进攻,寸土未失,打死了几十个日本兵。”

  “那天赶赴租界的各国军事观察家手持望远镜,隔岸观火。”但是到了晚上,师部突然传来撤退的命令。听到这个消息,所有坚守弟兄都抱哭一团。打我们留下坚守阵地那刻起,我们每个人早已立下遗嘱,誓让四行仓库成为日本鬼子的坟场!”说到动情之处,杨养正突然停顿下来,安静了很久。

  “31日凌晨,爆炸引起燃烧的大火将整个四行仓库和苏州河映得通红,我们准备撤往苏州河南岸的公共租界。但日军再一次集中坦克火力围堵上来,将所有撤退的必经之路都封锁了,不断有战友中弹牺牲。”

  “紧急之下我换上钢芯子弹,这一次日军坦克终于哑火了。就在我准备换弹夹时,一颗炮弹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爆炸了。”杨养正的左眼当即被飞来的弹片击中。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杨养正和战友被日军从租界押送到安徽芜湖。“我们被迫为日本人做苦工。”1943年4月,30多名战俘集体越狱成功,杨养正等30多名“四行孤军”抓住机会逃进了新四军游击区。新四军派专人护送他们出了日本人的封锁线。

  淞沪会战,是1937年8月13日至11月12日中国军队抗击侵华日军进攻上海的战役,又称作“‘八一三’淞沪战役”。

  1937年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以虹口区预设阵地为依托,向淞沪铁路天通庵站至横滨路的中国守军开枪挑衅,并在坦克掩护下开始进攻上海,于11月9日占淞江、12日占上海。

  淞沪会战日军投入10个师28万兵力,动用军舰30余艘、飞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中国投入70余个师兵力,动用舰艇40艘、飞机250架。中国官兵以劣势装备与敌人拼搏,毙伤日军4万多人,粉碎日军速战速决美梦。

  谢晋元出生于广东省蕉岭县,是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生,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

  7月21日中午,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谢晋元老家广东梅州市蕉岭县新铺镇尖坑村族亲、谢晋元纪念馆管理员谢粤生。

  谢粤生说,“1936年谢晋元将老婆孩子安顿在家乡后,就直奔抗日前线,直到最后牺牲前再也没回来过。”

  “1941年4月24日谢晋元牺牲后,家乡人连续做了7天7夜的公祭,来纪念这位为国捐躯的抗日将军。”谢粤生说,现在家乡尖坑村完好地保留着谢晋元故居,由谢晋元曾祖父在清代咸丰年间建造。馆藏中珍藏的大量将军生平事迹图片实物,都是派人从上海等将军生前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收集而来。谢晋元故居每年吸引了大量海内外华裔子孙及国际友人前来景仰参观。

  2005年7月20日,本报记者来到了当年激战的上海市四行仓库(见上图)。在苏州河北岸,赫然标注着“光复路1号”几个大字,这就是如今已变身商铺的四行仓库。从南向北岸遥望,当年周围空旷、气势宏伟的四行仓库如今已置身在四周的高楼群里,其古老的水泥青灰墙建筑外表与周围林立的大厦,形成明显的反差。